您当前的位置:ICP许可证办理 > 支付业务许可证 >

第三方支付企业:“借壳”成无照企业出路

第三方支付企业:“借壳”成无照企业出路

今日距支付牌照下发9月1日的大限仅剩1日,但央行关于第二批牌照的发放仍没有任何动静。根据此前央行的规定,9月1日是支付企业获取牌照的最后大限。届时未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的企业,将不能从事第三方支付业务。对此,业内人士表示,一些没有牌照的企业或可“借壳经营”,把自己的公司变相卖给有牌照的公司,或者成为他们的外包商。

第二批牌照再度“难产”

截至记者发稿时,距央行在今年五月首批27张支付牌照下发已经过去三个多月,在此期间,关于央行即将下发第二批新牌照的声音此起彼伏,但却仍未再有企业获得央行的支付牌照。“3个月来掰着指头过日子,认真准备,但是央行再不扩大发牌的范围,公司未来的业务将举步维艰。”广州一家正在苦候第二批支付牌照下发的企业老总告诉信息时报记者:“几乎每天都在忐忑地等待消息。”

据信息时报记者了解,在支付宝、财付通、快钱、汇付天下等在内的首批27家企业获牌后,至今陆续已有140余家支付企业提交申请第二批牌照。

“该交的材料早交了,也进入了公示名单,但就是迟迟没有相关牌照下发的消息。”上述提及的广州支付企业的老总表示,随着大限日子的迫近,像他们公司一样的支付企业现在越来越多人希望这只是央行的“暂缓发牌”计划,否则,拿到支付许可的企业数量可能会停止在27家,这意味着持牌企业不足已公示企业的两成,行业将陷入大多数企业将无法“有照”经营的局面。

此前,央行在去年6月颁布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后,首批支付牌照的下发几次易期。因此,对第二批牌照下放的姗姗来迟,业内人士表示,“从第一批牌照发放时间屡次延后来看,第二批牌照具体日期仍难以揣测。”

对于第二批苦候牌照的企业,央行方面则显轻松,央行支付结算司司长欧阳卫民曾为安抚业界紧张情绪,将申领支付业务许可调侃为“重要的是爱情,而不是这张结婚证”。

央行或推迟发牌期限

大限将至,业内最为关心的是大量未获得支付牌照的企业会否突然批量死亡?

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虽然目前尚没有第三方支付企业再度获得牌照,但第三方支付行业也没有像此前传闻一样突然倒下。“较早前,央行已经口头通知,9月 1日并不是生死大限,相关第三方支付企业只要牌照申请已被央行受理并进入公示阶段,那么已经销售的预付卡将可继续使用,只是可能不允许再发行新卡。”天津一家支付企业的董事长表示,央行的表态给业内焦急的等待情绪带来一定的宽慰。

对此,广州一位支付行业的资深人士也表示,目前在第三方支付行业的业务中,预付卡行业现在还有上百亿规模的存量卡仍在使用当中,央行不会“一刀切”宣告这些企业的突然死亡,行业的洗牌将有一定的过程。

至于即便是最终没有获得牌照的企业,也有出路可寻。“借壳经营”的先例值得借鉴。上述支付行业的资深人士表示,未来可能出现的情况是,一些没有牌照的企业或许会把自己的公司变相卖给有牌照的公司,或者成为他们的外包商。